金黃鼠耳蝠的棲所

蝙蝠通常棲息在洞穴、建築物或是樹木上,蝙蝠選擇適宜的棲所,對維持生存與適應環境扮演著重要的因素,咸認可降低被掠食的機會、減輕惡劣氣候的威脅及維持社會的互動等。

金黃鼠耳蝠夏季出現在樹林或建築物棲所中繁殖,冬季則在中高海拔的洞穴棲所冬眠。在 3-10 月期間,由於金黃鼠耳蝠的繁殖育幼棲所緊鄰人居,很容易就會受到人為干擾。若因不當開發、破壞或無限制的觀光人潮,可預期將減少牠們的棲所適應與降低牠們的豐度和歧異度。因此,如何減少人為干擾對金黃鼠耳蝠及其棲地之衝擊,已成為本館保育金黃鼠耳蝠努力的方向。

樹棲的金黃鼠耳蝠

在夏季,金黃鼠耳蝠有繁殖育幼的需求,需要尋找一處可以安身立命及懷孕和照顧幼蝠的樹棲所。在雲嘉南地區的金黃鼠耳蝠大致都出現在海拔50m以下的闊葉樹林,這些樹棲所大都位於學校或公園內。這些地方通常有較多鑲嵌式分佈的樹木,周圍有大面積的農田或水域地景,夜間也較無光害。

牠棲息的樹木通常較高大,棲息在較高大的樹木或許比較安全,可藉此降低來自地面掠食動物的威脅。較高大的樹木,可能也有利於夜晚返回棲所時的定位,可節省飛行時間過長所造成的體能消耗。我們曾在大約60種樹木上發現牠的芳蹤,而且幾乎都是闊葉類樹種,例如:黃槿、榕樹、水黃皮、白玉蘭、欖仁、柚木和龍眼等樹種。

獨棲在孟加拉榕的金黃鼠耳蝠
獨棲在孟加拉榕的金黃鼠耳蝠(張恒嘉攝)

棲息在榕樹葉叢的金黃鼠耳蝠
棲息在榕樹葉叢的金黃鼠耳蝠(張恒嘉攝)

棲息在桃花心木的繁殖育幼群
棲息在桃花心木的繁殖育幼群(張恒嘉攝)

居家的金黃鼠耳蝠

雲林縣水林鄉許宅人家屋樑上的金黃鼠耳蝠,為全世界 Myotis formosus 繁殖育幼群的代表。根據主人表示該宅院興建好的隔年(1935年)金黃鼠耳蝠就遷徙至此,年復一年,不曾中斷。而且,如同夏候鳥一般,於清明前後大量到來,隨後生殖,於白露前後大量消失,中秋過後僅剩零星個體,最晚於10月份全數離去。數量最多時曾吊滿整個屋樑,約數千隻(極可能1000~4000隻)。

許氏家族在雲林政壇極有地位,金黃鼠耳蝠又是福氣與財勢的象徵,許家的運勢也就普遍被認為和此蝠群之興衰有關,蝙蝠來得越多許家運勢就越興旺。黃金蝙蝠數量最多時,也正是許家政壇的輝煌騰達時。然而,近20年來牠們在此的數量已經大減,目前僅剩約30隻,許宅主人已經明確表達婉拒所有遊客和媒體的造訪。除了許宅之外,我們每年也都在一些民宅中發現牠們的蹤跡,但大多是獨棲的個體,極少有像許宅一樣的繁殖育幼群出現。

雲林水林許宅的繁殖育幼群(主人表示不歡迎遊客)
雲林水林許宅的繁殖育幼群(主人表示不歡迎遊客)

洞穴中的金黃鼠耳蝠

蝙蝠在冬季因昆蟲等食物來源大量的減少,而前往穩定低溫的洞穴冬眠,讓血液流動、心跳和呼吸等速度變慢,以減少新陳代謝時能量的耗損。金黃鼠耳蝠是一種會遷徙的食蟲性蝙蝠,牠們夏季在平地繁殖育幼後,之後就陸續消失,秋季我們會在一些山區發現牠們的蹤跡,冬季則僅在中高海拔山區發現牠們冬眠的洞穴。

牠們最早是在10月進入這些洞穴,倒吊在山洞岩壁的頂端,一般是12月中至2月中期間才進入真正的冬眠,其他時間是不同程度的休眠並伴隨著短暫的甦醒與小距離移動,最晚則是在4月離開。冬眠期間如果夠冷、水氣足夠,牠們身上會結上一層薄薄的霜,等到洞穴內逐漸回溫,身上的霜才會退去,甚至是甦醒。

冬眠中已退霜毛髮凌亂的金黃鼠耳蝠
冬眠中已退霜毛髮凌亂的金黃鼠耳蝠(張恒嘉攝)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