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保育作為

「預約幸蝠」是台灣永續聯盟前秘書長張恒嘉老師於2007年起開始籌畫的金黃鼠耳蝠保育治理活動,2008年開始陸續與當地社區、學校、鄉公所和縣政府合作,希望透過產官學民的攜手,從教育、研究、立法和棲地保護等四大方向去著手進行金黃鼠耳蝠的保育。

教育

本館目前在蝙蝠的環境教育推廣的發展上有兩大方向,對內是進行每月1至2次的進修,用以培力館員和志工關於生態保育和蝙蝠的知識、情意和技能,製作各式與蝙蝠相關的教材加以利用。對外則採取總量管制的方式,一方面開放團體預約進行蝙蝠的環境教育戶外學習或參訪,另一方面也辦理生態營隊、工作坊、蝙蝠故事講座、蝙蝠屋巡迴推廣和電影動畫播放等活動。期望能透過大量教育的方式來教導民眾,蝙蝠是對環境有益的生物,讓大家一起動手做蝙蝠保育。

 

研究

教育、研究、立法和棲地保護四大方向環環相扣,彼此缺一不可、密不可分。雖然學術研究的成本通常是很高的,但若可產出有用的資訊將可提供環境教育推廣的科普教材和棲地營造來使用,也有利於制定或修改更適合於現況的法條或規劃出更完善可行的制度使生態保育更方便去運作。

本館館員多數是中高齡的人員,因教育推廣事務繁多而無法長期有效的投入研究行列,但是目前仍積極與其他單位合作進行相關研究,例如金黃鼠耳蝠的分佈(結合台灣永續聯盟)、金黃鼠耳蝠冬眠洞穴調查(結合台灣永續聯盟)、台灣蝙蝠屋發展史及其運用(結合幸蝠小舖與台灣永續聯盟)、金黃鼠耳蝠的排遺分析-農藥、重金屬與病毒(結合台灣師範大學、中原大學和台灣永續聯盟)、台灣蝙蝠救傷系統建置(結合台灣蝙蝠學會)和蝙蝠的社會企業實驗(結合幸蝠小舖與台灣永續聯盟)等...

 

 

立法

過去幾年我們在環境教育的普及推廣上,做了較多的努力,是台灣第17個、雲林1個通過環境教育設施場所認證的場域;在棲地保護上,我們也正努力朝向廣植棲樹、無毒農業產銷與食農教育的結合;研究面向上,也嘗試與其他單位結合用以釐清金黃鼠耳蝠保育上的困境;在法律制度的面向上,朝向本館組織的重新確認與轉型,以利穩定推展保育,並與分佈資料與數量下降情勢等研究資料的結合,朝向重新確認本種的法律地位方向去著手。

在館舍組織的重新確認與轉型的部分,須從政治合作和制度穩定上去做改善,在2013年時本館的人事與組織已經正式從小學的附屬場館提升為雲林縣政府直接管轄,並由雲林縣政府與台灣永續聯盟簽訂雙方正式合作契約,此舉將使組織更穩定、有利、更及時、更有效於金黃鼠耳蝠的保育。我們也從2013年開始成為本縣唯一的生態類地方文化館,除原有野生動物保育法對本種的保障之外,也嘗試提升其為保育類,並試著與文化資產守護及環境教育法等相關法律做結合,用更多的法律限制與法定基金來守護金黃鼠耳蝠。

 

 

棲地保護

本館目前在金黃鼠耳蝠的棲地保護上有兩個做法,創造棲所以及減緩棲地被開發和汙染的速度。我們曾與雲林縣政府和水林鄉公所合作辦理種植棲樹的活動,迄今每年也都會在館區或附近村內種植棲樹,巡守周圍鄉鎮曾經棲息過的棲樹,以減少棲所被砍伐、開發的機會。另外,在黃金蝙蝠生態館周圍的繁殖育幼核心區和水林許宅,也不開放團體或個人預約賞蝠活動,超過50隻以上的棲所、冬眠地也不對外公佈詳細位置,以減少人為干擾。

我們在金黃鼠耳蝠的身上找到6種農藥與數種重金屬物質,並推斷農藥和重金屬遺毒是讓金黃鼠耳蝠消失的諸多可能原因之一,因此,我們透過與環境友善小農和廠商的結合,在金黃鼠耳蝠的覓食區鼓勵農民多使用自然農法或推展綠保標章生態友善認證,減少當地農藥和重金屬對水源和昆蟲汙染的機會,進而轉嫁累積到黃金蝙蝠的體內。並透過廠商和非營利團體環境友善的行銷、架設蝙蝠屋、棲地調查和保價收購的方式,鼓勵農民繼續種植無毒無汙染的農作,讓人民、土地和蝙蝠們都健康。

 

 

 

Chinese, Traditional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